首页 >故事

互联网将死企业该如何活着

2019-05-15 02:31:24 | 来源: 故事

6月10日,联想在硅谷召开Tech World大会。联想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再强调,此次Tech World大会上联想推出的各项创新来源于联想对未来IT的视察,未来将是物联的天下,而等智能设备将是物联的基础,装备是联想的命根,是业务的核心,联想很早之前就开始着手实施这一战略。杨元庆称。

事实上,布局物联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第三次信息革命,已是很多科技公司迫不及待在做的事。关于互联即将消失,物联将无所不能的预言,早在2015年就已出现。在去年1月份的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上,谷歌公司履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即毫不留情地给互联判了死刑。在座谈会上他说,互联行将消失,一个高度个性化、互动化的有趣世界物联即将诞生。我可以非常直接地说,互联将消失。施密特说。

在《重新定义公司》一书中,施密特说,今天我们处于一个乐观却焦虑的时代,无数产业受到了科技的破坏性冲击。那么,当互联科技红利将尽,物联时代来临,企业和企业家个人该如何在分崩离析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呢?

接受还是被接受?

在施密特的描述中,未来将有数量巨大的IP地址、传感器、可穿戴设备,和虽感觉不到却可与之互动的东西,时时刻刻伴随你。假想下你走入房间,房间会随之变化,有了你的允许,你将与房间里所有这些东西进行互动。

面对物联的汹汹大势,企业可以继续延续老路,仅仅把科技当成提高经营效率和扩大受益的工具,而不借助科技的力量洗心革面;也可以破釜沉舟,打破现状,找到策略,利用平台的优势持续打造的产品。

但成熟的企业天性喜欢规避风险,就像躲瘟疫一样避之唯恐不及,结果却没那么美好。由于抓不住个人计算机这个发展趋势(不愿为了降成本而创新),2000年4月总市值1410亿美元的美国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,完败于英特尔(Intel)和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组成的Wintel组合,市场份额不断下落,2009年,太阳公司以74亿美元的售价被甲骨文公司收购。一样,如何迎接物联这个不确定的风险(也是机遇)的到来,对于很多企业来讲,是个问题。

物联(the Internet of things,简称IOT),也即物物相连的络。在这个络里面,所有的智能装备都能实现人机交互,进行协作。正由于如此,智能设备正在逐渐主导未来互联,乃至物联的发展。

等智能装备成为抢占未来物联制高点的基础。与杨元庆有类似看法的是格力的董明珠,但她受到了不少人的批评。董明珠一手主导格力从专业的空调制造跨界到智能行业,2016年还对媒体说要造汽车。这1转型的直接结果是,格力空调市场份额持续下降,2015年,被美的、奥克斯联手拉下的宝座。然而,在物联即统治整个智能世界的时代,董明珠的主动作为,实则是为格力的生态链打造下一个接口。在刚刚上市不久的格力二代中,其内置格力专属物联芯片,可以和格力空调、冰箱等家电直接互连,配合多种传感器对家电进行智能调整,已经是物联的一个雏形了。对于曾躺在空调上都能赚大钱的格力,主动破局,董明珠的胆量与眼光其实都不容小觑。

国内布局智能生态链的还有雷军和他主导的顺为资本(也是小米初期投资机构)。目前小米以为核心,布局了大约55家智能企业,而顺为资本投资了其中绝多大数智能硬件企业。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许达来说,智能硬件就算我们不考虑小米,它其实也是未来的大趋势。我们看国际的研究机构,一线的投行,大家公认在移动互联这个大潮之后,物联是下一个大趋势。

在国外,主动迎接物联的企业中,恐怕以GE的步子迈得。作为一家制造业巨头,2014年,GE宣布与一众技术巨头结盟建立起物联同盟。GE此举的目的是寻求各方对旗下Predix平台的支持。Predix软件旨在令各种物联端点具有智能化。在CEO伊梅尔特的推动下,GE的物联技术迅速占据市场,2015年,伊梅尔特向外泄漏:通用的软件业务每一年增长20%,今年我们大约有60亿美元定单。到2020年,通用软件业务定单预计达100亿美元。按现在的轨迹发展,通用将跻身十大软件公司之列。

其他的国际公司,如三星、高通、英特尔等都接受并主动拥抱物联就像拥抱互联到来一样,惟恐在这轮信息革命中落后了半步。

更替还是被更替?

20世纪90年代,络1.0时代拉开了序幕,你可以阅读和购物;从2000年左右开始,新的科技催生了络2.0,更多事情可以在上完成;与此同时,随着Facebook、Twitter、微博等工具兴起,社交络成为这个时代的新兴领军平台。从趋势来看,科技进步不可阻挡,物联的发展不可逆转,在这种情况下,企业家更需要问问自己:新的平台出现,对企业意味着什么,有什么影响,又该如何去面对这类变化?

在我看来,至少有以下几方面可以做。

一是把难题提出来。在詹姆斯鲍斯威尔为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所写的传记《约翰逊的一生》中,塞缪尔说,先生,请相信我的话,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还有两周就要被绞死的时候,这会让他苏醒。面对那些没法轻易解决的问题,即便没有好的解决方案,把问题提出来,少能给企业以警醒。

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常常说,首席执行官不但要斟酌企业的核心业务,还要放眼未来;多数企业失败就在于安于现状,只做渐进改变。在今天,科技发展太迅猛,这类渐进改变是致命的,科技的进步有时候1小步就能带来行业巨大的跃进。看不清,或者不敢承认问题,是企业沉沦的步。

2是鼓励创新,特别是破坏性创新。不提出问题,就永远找不到解决方案;没有创新,同样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问题把企业拖垮。企业的破坏性创新,常常意味着对既有利益模式的颠覆,需要对生产线进行再造,对利益进行重新分配。在无人驾驶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大行其道之时,我们的汽车厂商又该如何来面对这类创新呢?

3是抓住信息这个关键。在施密特看来,所有大的难题都可以归结为信息问题,也就是说,只要有足够的数据、具有足够的数据处理能力,人类所面临的几乎所有问题都有解决的方法。物联以智能硬件为基础,却是以数据相互连接。这也是为什么GE花大力气转型,成为一家数字化工业企业的原因。信息的造价很高,但复制本钱却很低,如果你能创造出解决问题的信息,并把信息放在一个可以进行资源共享的平台,那末在未来的物联时代,你将能用信息把所有的硬件连接起来。

互联是物联的底座,说即将死亡或许过于悲观,但对今天所有产品与服务都根植于互联这个平台的企业来讲,是进行技术的更替还是等着被更替,能思考的时间或许并不多。互联技术从成熟到现在不到20年,从国际象棋深蓝(1997年)到阿法狗一样不到20年,机器接受人类智慧的火种,从互联到物联,或许中间就隔着一个小小的技术突破。不能适应技术的更新迭代的,无论是诺基亚还是太阳公司或雅虎这样的巨头,免不了破产或者被贱卖,活下来的,都是那些主动改变,主动更替的。

经常痛经怎么办
经量少痛经怎么调理
经期前吃什么预防痛经

猜你喜欢